Jas_KBB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

【狼辉】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团结大会摸脖子摸出小狼梗的梗 / 一发完 / (团欺)金在奐第一视角 / 文风属于:智障风 / 文笔当然是不存在的


以下

👇

“大辉啊,你到底怎么摸出是珍映的?”

---

其实直播结束后我特地去看了小视频,看完还是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这样的操作。我在宿舍里向我的室友们,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来串门的成云哥抛出了这个疑问,大家居然都只是笑了笑耸耸肩摇摇头,志训甚至还对我wink了一下,一脸“这有什么不懂的,我知道你也想到了我想到的。”

不啊,我不懂,我什么都没想到啊???

旼炫哥大概是发现我脸上仍写满了黑色问号,拍了拍我的肩,“要么你现在就去隔壁问问他们。”

“为什么是'他们'?是大辉摸的,关珍映什么事啊?”黄旼炫笑而不语。

但我本着“有问题就要问”的好学生精神,还是站了起来准备去隔壁——刚跨出一步就被坐在地上的成云哥握住了脚踝,他仰头看着我“在奐啊…劝你还是不要现在去了。”

“为什么啊?”

“算了算了,成云哥你别拦了,在焕需要开开眼界。”旼炫哥朝成云哥挤眉弄眼的,成云哥收到旼炫哥的挤眉弄眼之后也朝他挤眉弄眼的,最后拍了拍我的小腿,“那你去吧,祝你好运!记得敲门!”

“不敲门也可以的!”我背对着旼炫哥也知道他在憋笑。


我的队友真奇怪。

---

我金在奐自然还是懂礼貌的,站在隔壁房间门口整了整睡衣上并不存在的衣领,敲了敲门,“大辉珍映啊!”

“啊啊啊——”

“啊???”

“啊等一下哦哥你先等一下!!别开门!!”

慌乱的叫声后里面传来了大辉似乎比平时更尖的声音,还有几声轻轻的“诶快点快点”和“被子被子!”,似乎还掺着我的室友们和成云哥一点也不克制的笑声——哎宿舍隔音真差。

“好了!哥进来吧!”

我转开了门把手,大辉和珍映盖着被子屈着腿并排坐在属于后者的下铺上,两人的头发都乱得不行,大辉的甚至比他起床的时候还要糟,衣服也都没有穿好,大辉衬衫被解开了好几颗——一、二、三,三颗扣子。

“你们在干嘛啊?”我不禁疑惑。

他们相视,然后噗嗤笑了出来,又同时真诚地告诉我“没干嘛。”

“哥有什么事吗?”大辉清了清嗓子问道。

“也没什么,”我想到自己的问题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在他们的床上坐了下来,手扶上大辉的膝盖——嗯?珍映为什么瞪了我一眼?

我暂时无视了来自珍映的目光,真诚地看着大辉的左眼—旼炫哥之前和我看着人的左眼说话会让人感觉更为真诚,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我需要表现我的真诚的时候一直会这么做—,“就是想问个问题。”

“大辉啊,你到底怎么摸出是珍映的?”

面前的两人都愣了一下,大辉先开口了,“在焕哥大晚上来敲门,就问这个???”,珍映更大声地附和了一句“就问这个?????”

突然加大的音量让我吓了一跳,房间之后突然陷入的安静更是让我不太安。

大辉笑着悄悄—但没能逃过本人的眼睛!—握住了珍映的手,轻轻摩挲了几下,“哥真的想知道……?”大辉脸颊染上的红晕更深了一点点。

“快说快说。”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真要告诉他啊?”珍映咬了咬唇,轻声问大辉。

“珍映也知道啊?”

“是啊,大辉刚告诉我了。”他没理由地舔了舔嘴唇。

大辉拍了拍珍映手,在他耳边说了句“I got this”,然后注意力回到了我身上,“诶,说出来也蛮难为情的,”他也没有必要地复制了刚刚珍映的动作,慢慢地舔了舔嘴唇,“就是,我平时喜欢扣着珍映哥后脑勺和他亲亲嘛。”他快速地说完了这一串话,最后乖巧地勾起嘴角,向我眨了眨眼。

“嗯?????????????????????”我睁大了眼,我能感觉到自己和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啊,哥没懂吗?就是这样啦,”大辉说着便转头揽过珍映的脖子,自然地贴了上去——

“啊啊啊啊——不用不用不用不用不用不用给我演示了我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一瞬间心里太多疑惑被解开的我摇着头摆着手站起了身,快速地向门移动,“我走了我走了我走了你们继续继续继续……………”,拧开把手赶紧溜走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听到了至少七个人狂放的笑声。

---

“在奐啊,知道哥为什么一直来你们这儿了吧。”

我朝成云哥投去了同情的眼神,点了点头。

*

(本来想带点丹邕的 但是就当他们趁大哥去洗澡在自己房间里瞎搞吧!)


其实原本是看的时候就立马想到的小段子hhhh 但是实在想搞金在奐 就写成了这样 (对不起别骂了)

好了我的p话结束了 谢谢大家 🙇🏻

(欢迎狼辉玩家来找本全网第13个狼辉鹅来玩啊 wb是@普罗旺贤)

评论(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