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_KBB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

可以说是相当有冷cp党的自觉了

费尽千辛万苦 每一秒都仔仔细细看有没有挨一起

(一个是大家一起看第一集的时候 原本Muel在第一排击昏在最后一排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们由于缘分的牵扯 命运的安排 相遇了!(?))

(还有就是 放到击昏wink的时候 Samuel巨激动 (虽然大家都很激动) 但他看上去格外地。当然 是我自带粉红滤镜了 对不起。)

(还有一个是 大家一起上特技课 然后一起翻跟头lol 为了确定是他俩 我还去看了 他俩的 韩文名字……………………………)


诶总之就是发现还是hin粉红的 嘻嘻 💓💓💓

还有就是…………跪下来求求南韩姐姐们了 多给muel投投票吧………………

桃花潭下三千尺,不及Sadior赠我情。

津岛十三治:

用《爱你就像爱生命》的句子给最重要的朋友庆生,虽然我一点都不爱生命,但还是很爱身边的人。

想了半天发现只能发在这儿

1. Bones和Spock是不是也勉强科学组??

2. Kirk跟Bones和Spock会和的时候 看他俩的眼神真像 闺蜜和自己的男朋友突然关系很好 的感觉

*just saying*

*wink wink nudge nudge*

在和同学讨论内战

突然有个teamcap说了一句

“队长赢了 他都把盾插钢铁侠胸口了 差一点就爆头了”

我第一反应是

“不会的 当然不会 Steve怎么可能会打死Tony”

他回了我一句 “怎么不会”

【Tronnor】他们说

现实向/情侣关系/清水

WARNING:可能含有你看过最最最最最糟糕的吻戏 如果介意请不要继续下滑

一个bgm:Kiss Me - Sixpence None the Richer

👇

Connor倚在Troye的腿上,玩着他的手指,玩得不亦乐乎。电视上正在放一部不知道叫啥的电视剧,反正没有Troye的手指有意思。

洛杉矶的夜晚从来不会让人失望。Connor透过薄窗帘望向远方,城市的灯光在黑夜里模糊地勾勒着山峦和属于热带的棕榈树,而天空的另一边是安静的明月。他抬眼看恋人,他正认真地看着电视,熟不知月光全然碎在了自己的眼睛里。

Connor的手不自觉地停了下来,指尖开始轻盈地,怕碰坏瓷娃娃似的,描绘着Troye手上的纹路;随后又像是想要抓住流失于指缝的水流一般,他的十指紧紧扣住了恋人的。

这是他们这个月里第二次见面,而这个月已经快结束了。

虽说他们在同一块大陆上,一两个小时的时差也不能阻止他们的交流,但是通过无线电波传来的再甜的蜜语,也终究比不过恋人在身边的那实实在在的触感、味道。

他们见面的次数的确不如以前多了,Connor也从不是会疑神疑鬼担心自己男朋友会在外边干奇怪的事情的人。但只是,他最近也许可能大概,在社交网络上看了有一点点多的,带Tronnor标签的东西……船员们的分手理论于他而言,一开始是可笑的,但他越想缺越是莫名其妙地心慌起来。

无数个“万一……”在他的脑海里像小时候吃的跳跳糖似的,蹦来跳去。就像小时候,那噼里啪啦的、让人发疼的糖融化了之后,还是会忍不住去吃第二口,第三口,直到最后怎么也停不下来。

长大以来,他早就知道有些事情不该多想。但他从来没有成功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过,更何况,他的确太害怕失去Troye了。

“Troye?”

“嗯?”

“你知道……”Connor稍微坐起来了一些,但没有松开手,“那个,你最近有看推特或者tumblr吗?”

“没有诶,咋了,有啥好玩的吗。”Troye的注意力仍在他心爱的电视剧上。

“没…没什么好玩的。”Connor不愿看着Troye,他的眼睛开始寻找可以盯着的东西,直到他锁定了他黑屏了的电脑。

Troye感觉到了他语气有点不对劲,转身看向了他,捏了捏他的手,“怎么了宝贝?嘿,宝贝,看着我?“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捧住了Connor的脸颊,后者对上了他的视线。

“呃……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深呼吸。“答应我听我说完?”

Troye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和一个坚定的点头。

“只是……最近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好少我知道我们几乎每天都skype但是,那不一样?然后最近我在家好无聊没事就一直在tumblr之类的然后他们都在说我们分手了,虽然是挺搞笑的毕竟我们都没有公开过,呵呵,”

一声尴尬的干笑,他的鼻子突然有些酸。Connor瞥了眼电视,两个男主正在某个仓库里野餐,之后大概是要疯狂做爱了;而Troye认真地看着他,手掌覆在他的后颈,拇指轻柔地摩挲着他皮肤和头发交界的地方。

“但是,但是这也不是重点,我一开始也只是笑笑;但是你知道我的,我就开始,毫无理由地开始担心,各种事情,有几个瞬间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怕失去你……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Connor突然握紧了眼前人的手,“但我不是不相信你之类的!!只是……”

他被Troye的唇打断了,—像所有偶像剧一般,电视里甚至像是安排好的一般响起了BGM—,他剩下的话全被淹回了肚子里,他闭上眼,他能感觉到眼泪沾上了自己的睫毛。

Kiss me, beneath the milky twilight
Lead me out on the moonlit floor

这个吻似羽毛点在水面上一般,轻柔,却又荡出圈圈涟漪。

Lift your open hand
Strike up the band and make the fireflies dance, silver moon sparkling

他们没有人加深这个吻,只是含舐着彼此的唇,牙齿偶尔轻轻划过。

So kiss me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唇之间才有了些距离。他们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房间,而他们只是低着额头,感受着彼此的气息、彼此的存在。

Troye睁开了眼,他看着Connor有些湿的睫毛在空气中颤抖,像是在挣扎着不让泪水流下来似的。

“Connor,”Troye安静地唤着恋人的名字,“Con,睁开眼睛看着我好吗?”

Connor摇了摇头,泪水不知怎地就流了下来,“不,对不起,我不是真的想要哭,就是突然间就……对不起,也许我不该……”

“哦宝贝儿。”Troye佣紧了怀里的人。“不要道歉。我懂,我都懂。你该告诉我的,我希望知道你所有的想法。但是,听我说,”他的手指缠进了Connor的头发,随意地玩弄着,他知道这样会让Connor感到安心,“我知道我最近超级忙,你也超级忙,都没什么时间好好在一起,我也懂你啦,也是我不好,我该想到你可能会多想的,但是,”一个停顿,他退后了些,好让自己看到Connor,找到他的眼睛,替他抹去了挂在脸颊上的眼泪。

“Connor Franta,我遇到过最棒的人,这世上我最喜欢的人,我美丽的男友,我想让你知道,我就在这儿,我会一直在这儿,不要多想,好吗?”

“事实上,我是认定要缠住你了,你是甩不掉我的。所以直到哪一天你烦我烦到不行了,你要一脚踢开我了,我才会离开。”

“然后给你写一整张专辑,或者三张,然后一直写一直写知道你被我感动了然后重新爱上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我也许是个天才。”

“Con?”

“Stop it.” Connor低着头藏着自己的表情。但Troye还是找到了他的笑。

“我爱你。”

“我也爱你。”

*

电视里演起了不可描述的东西。Troye和Connor对视了一下,走进了卧室。

👆

谢谢您赏脸看到最后!!!!!!!!!!!💖比心!!!!!!

我知道其实仔细想想超级没逻辑的还烂尾了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 谢谢你看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 real men cry x

康康那个视频真的hinhinhin inspiring!!!

ps 文里的那个电视剧!!!真的有!!!!是please like me!!!!!一部美妙的澳剧!!!!!!

🙇 x

【Tronnor】喜欢上一个youtuber是怎样一种体验?

*知乎体*

现实向/没有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写出来和我脑子里想的差别这么大

👇

喜欢上一个youtuber是怎样一种体验?

The Connor Franta,A work in progress.
首答不得不给这个问题啦。

写在前面吧,
① 我自己也是个youtuber。
② 我们在一起了。
③ 但我们最近吵架了。
④ 原谅我?
⑤ 拜托?
⑥ [一个忧伤的表情]

以下是正文。

第一次看到他可能是在他演的电影里。(这么想想也蛮搞笑的,17岁的还没出柜的我当时在电影院的荧幕上,第一次看到了我一生的挚爱,真是好棒棒。)

我那天回家后,锁上房间门,打开电脑,像任何一个fangirl一样google了他,我也许是躺在床上把当时关于他的所有词条都读了一遍。深刻地记得那晚看到凌晨1:30,电脑没电而充电线在房间另一头,我才去睡的。(一句实话:这些我都没跟他说过。)

第一次遇见他是因为我们的共同好友(祝这位朋友幸福)。我我看着他的蓝眼睛,它们比视频里的好看100000倍,当时脸大概是要爆炸了,纯粹的字面意义。

一开始是我们三个一起,慢慢地我们熟起来了,便越来越多地单独出去玩。一起去尝以前没敢尝试的菜系,一起躺在草地上数星星,一起在房间里一边唱One Direction的歌一边跳舞。

所谓日久生情,大概就是这样。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他的,但那种模糊却又清晰的感觉每日每夜地占据着我的大脑。那时他已经在自己的channel上出柜了,而我那时候没和任何一个人讨论过我的取向,它像是个秘密一样藏在我的肚子里。

我希望自己能够直接说出“我是gay”这句话,但我就是做不到,像是有无形的手扼着我的喉咙似的,说不出来。而我在他面前像个玻璃人似的,我知道他能看穿我的一切。但他一直在那里,有意无意地引导我,从来没有点破那层纸。

直到有次他来加州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自己说出来,晚上十一点我们坐在沙发上,盖着同一条毯子,我吃晚饭的时候就告诉他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但我还是愣是和他耗到了早上五点。他也就这样陪我耗到了早上五点。

他拥抱了我,下巴抵着我的肩膀,嘴唇几乎贴着我的耳廓,低声告诉我他为我感到骄傲。

渐渐地我开始和身边人出柜,最后我录了油管上的出柜视频,而他就在摄像机的另一边。

但我的出柜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他对我只停留在普通的对好朋友的感情,所以我一次次地说服自己,就这样也挺好的,能一直在他身边,给自己建立了某种“说出口我们大概就要完啦 科科”的概念。

但最后是他先告的白,是我在他的家乡做客的时候。窗外的橙色黄色粉色紫色娇柔在一起,几颗在家乡看不到的星星散着微弱的光。我们坐在他的床上,微醺,把弄着电子产品无所事事。他突然放下手机,抓住我的手示意让我看着他,我照做了。他的蓝眼睛认真得想要刺穿我似的,然后微张开了嘴,像在说悄悄话一般,他用异国的口音念着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然后他告诉我他喜欢我。

那一刻像是一千颗手榴弹在我脑子炸了开来,无法思考,无法听到他后来说了什么,无法发声,也无法组织语言。于是,我被酒精浸过的大脑决定“挣开他的手逃走”是最好的方案。我大概听到他在身后唤我的名字,但我没有停下,跑回了旅馆。

我不太确定自己在干些什么,为什么要逃,我只记得当时那种感觉,像是几千几万只恶魔在我的意识里尖叫,每个声音都在给我下发各不相同的命令。

大概全是酒精的错。

那段时间里,我经历了非常多个阶段。

我的天哪他是和我表白了吗?👉我的天哪那我为什么在自己的宾馆里?👉我的天哪我是不是该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我的天哪我的手机呢?👉我的天哪我把手机落在他家里了?👉我的天哪我是不是智障啊?👉我的天哪我的确是个智障。👉我的天哪我该怎么办?👉我的天哪万一他是醉得不行在说胡话怎么办?👉我的天哪他会不会是认错人了?👉不对啊他好像说了我的名字?👉他有叫我的名字吗?👉我的天哪。

我大概就这么坐在床上思考了不知道多久,清醒了一些,决定回他家。彼时窗外已经黑了。

我跑过我所不熟悉的街道,抬头看见我未曾见过的星辰,一点点靠近我最想见到的人,思索着待会要怎么和他说,让所有事情走上正轨。

我摁响了他家的门铃,他为我打开门,看见我时他睁大了眼,眼睛红红的。

他扶着门框,静静地看着我。我走近他,手指小心翼翼地拂过他的颧骨,捧起他的脸颊。下一秒我们的唇便贴在了一起。我在亲吻的间隙中和他道歉,告诉他我喜欢他,告诉他所有,而他只是吻我。

之后,我们像所有年轻的情侣一样腻歪。我为他照相,他为我写歌;我为他在mv里亲吻另一个男孩吃醋,他躺在我身边告诉我他当时脑袋里全是我;我去他的演唱会,他陪我book tour。

去年,他出了专辑,一整张专辑。我是第一个除了制作团队看到专辑母版的人,封面背面写着“blablabla and my beautiful boyfriend”,而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有几百万人知道我们,有几百万人看着我们。

但我当时不觉得我做好了go public的准备,我告诉他我还需要时间,再等等,

所以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别人问起我时,我还是会说,不,我现在没有男朋友。

不过我自己也是够蠢的,直到他跟我为这件事情发了脾气,也就是最近,我才意识到他的不满。那是我认识他这些年里第一次见他发脾气。(真的,可怕极了,你们不会想经历的。)

他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让共同好友带话他让我go fuck myself。

我意识到了再多的甜言蜜语是无法替代真正的行动的。

所以,这大概是我写这篇回答的原因。

Troye Sivan Mellet, my beautiful boyfriend, I love you so much.

我爱你念的没有r音的Connor,我爱你下雨天不知道带伞但你知道我会带,我爱你为我写歌(buy Blue Neighborhood on iTunes!!),我爱你糟糕的厨艺,我爱你的蓝眼睛,我爱你我永远都不会有的勇气,我爱你所有的所有的所有。

然后我现在有点语无伦次。

原谅我,拜托。

-Yours, Connor




Troye Sivan
好吧。
我也爱你。
💕

ps. 你17岁的时候我才14岁诶??好变态哦。
pps. 你知道我不是真的让你fuck yourself的吧??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Ty真的这么和你说了???对不起!!!
ppps. 爱你哟 等我来找你!!

👆

真是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我的天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毫无逻辑全是病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毕竟我自己也不会回答知乎的问题
好尴尬哦
么么哒 x

【软滑】没有答案的填字游戏

清水/现实向/文笔垃圾/没有文笔

大晚上看个视频就(。

*文笔真·跟不上脑洞* 但是粮真的好他妈少啊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科科

这个故事在我脑子里的时候 更可爱一点(。

👇是正文


小天每时每刻都拿着手机。

吃饭,上厕所,洗澡,睡觉。

他都一直一直捏着自己的手机,盼着手里的宝贝会响几下,给他带来他另一个宝贝的消息。虽然他也只好自己在心里叫叫那个人宝贝。

第一次录了不起的挑战,小天在手机里存下了华少的手机号码。前两期录完后,六位MC各回各家。

从他们分布在机场的不同登机口开始,小天基因里的将手机作为通讯工具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的潜能,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小天想自己一定是喜欢华少的。

他好想每天都看到他,每天和他说话,每晚睡在他旁边。就算这般的代价是挖藕挖一辈子,或者每天吃猪脑,他想他也会愿意的。

所以他们就每天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从早中晚饭吃了啥,到气候变暖,再到小天天对草莓莫名的迷恋,再到经融围机,又聊到华少的舌头还能干些什么。

小天好期待好期待下一次去上海的日子,动不动就翻翻日历数数还有多少天。

直到那个日子的前几天。

华少告诉小天自己不会去下一期的录制了。

他告诉小天他感觉到了小天的感情。

他告诉小天他自己也有那种感情。

但他也告诉小天,没有可能。

小天觉得天都塌了。

他没有回华少的消息。

只是盯着手机屏幕愣了好久,屏幕黑了也没反应过来。

他嫌那条消息好扎眼,他觉得这条消息让他们之前所有的交流,记忆里的也好,手机里的也罢,都略显苍白。

他真的好想把那条消息删了,把剩下的也删了,把关于华少的所有东西都删了,这样就不会感到难过了吧。

但他没有。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连删除一个刚认识不到两个礼拜的人的联系方式的决心都没有。但同时,他也很清楚。

他还在试图抓住那最后的联系,像在玩一个没有答案的填字游戏,但哪怕只是一点慰藉,也好。

小天记不起来他上次这么单纯这么认真地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时候了。

他也不想记起来了。

👆
没有抓虫 怀疑根本没有看的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皮法】 A Lovely Night

清水/脑洞巨大/文笔捉鸡
👈请配合左边图片食用
*只是一个文笔永远跟不上脑洞的人*


【马德里时间17:00/伦敦时间16:00】
“滋——”Cesc感受到了从牛仔裤后口袋传来的震动感,刚从超市回到家门口的他将两手拿着的纸袋匀到右手上,哦这可真重,他心里如是想着。


他的右手艰难地摸索到了他的口袋,摸出了他震个不停的手机。


屏幕上的名字和来电显示的图片让他恍惚了一下,Geri。上次国际比赛日那会,他们吵了一架,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Cesc甚至都不记得他们怎么吵起来的,但后来就是莫名其妙地陷入了冷战。


那次缺席国家队让他遭到不少攻击,他也一度对那些说自己对国家队不忠的话非常难过,也有很多人私下里安慰了他,从闺蜜Leo,到人生导师兼亲妈Puyi,哦连自己有些敬畏的Xavi都给他发过关照的短信,但这些人里就是没有Geri。


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心一横似的,他接起了电话,将手机放到耳边。


“喂?”


“Cesc?”他听到电话另一边传来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顿时感动得说不出话,但还是刻意地装出那种不在意的声音,“哦是你啊Geri,我刚刚都没注意,怎么啦。”


“呃,其实没什么事…就是,呃……我来祝你好运?”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确定。


“嗯…你也是。”Cesc傲娇地没有准备说更多的话,用他最高冷、生疏的声音说“还有别的事儿吗,没的话我挂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呢。”——事实上他并没有。


“啊别别别!”电话另一边听到这样的语气突然紧张起来。


“Cesc,你别这样好不好…”从来大大咧咧的Gerard声音里突然出现了一丝委屈,“上次是我不对,我错了,对不起Cesc,原谅我好不好。只要你别这么性冷淡—”


“嗯???你说啥???”


“啊不不不不不,冷淡,冷淡,没有性,”愚蠢的Geri自然也不会知道他的Cesc正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憋笑,“你让我干什么都好,好不好?”声音里还是像往常一样充满了宠溺,也只有对Cesc才会这样。


“真的?”


Gerard用力地点点头,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们在讲电话,“真的!!让我在下面都行!!!”


Cesc翻了个白眼,“色情。”随即挂了电话,但他很确定Geri会再打过来的,然后手机又震了。


“我错了。”Cesc能想象他的皮熊满脸乌云的表情。


“行吧,”他说着,将手机夹在脸和肩膀之间,用腾出来的那只手去掏钥匙,“你让我好好想想哦。”


“嗯嗯嗯。”


Cesc慢悠悠地开了门,将右手里的东西随手摆在门口的鞋柜上,脱了鞋,“Geri?”
“小的在。”


Cesc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禁笑出了声,又立即清了清嗓子,“没事,只是确认一下你是否还活着。”


“是……”


又慢悠悠地光着脚走进客厅,倒在了沙发里,他环视着自己家里的客厅,目光落在了电视边上的一张照片上。


他将自己从沙发上撑了起来,走近了电视,他拿起那张照片。那是Geri几年前当作给他的生日礼物的一部分给他的,是Geri8岁时的万圣节装扮—哦Cesc第一次见他时笑了足足半个小时—他一般把它放在自己的床头柜上,每次一吵架就把它拿走,原因是看着这傻逼闹心。
照片里的Gerard笑得很——放荡,虽然这样说一个八岁的男孩子似乎有些不妥,但是,Cesc也是真的找不出除了放荡,能够形容这张照片的词语了。八岁的他穿着稍显大的来自中世纪的锁子甲,手里正儿八经地拿着Cesc叫不上名来的武器,他装扮的应该是名骑士,但他的脸很明显和这个词不相符。


Cesc拿着照片看了良久,“Gerard Pique,我想我知道要让你干嘛了。”他的嘴角不禁想上扬了起来。


……


【马德里时间19:30/伦敦时间16:00】


Gerard紧缩眉头,无奈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穿着跟锁子甲差不多的衣服,因为他真的没法在当天去搞套真的锁子甲。不管怎样,他看上去愚蠢极了。


他嘟起了嘴,拿起床上的手机,在通讯录的收藏里找到了Cesc的名字,快速地给他发了短信。/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要这么做吗???/


/是的亲爱的:)/Cesc在开心的时候回起短信来一向很快。


/我真的这样的做了你就会原谅我是吧???????/而Geri在难过的时间一向会打很多标点。


/我有这么说过吗?/


/你他妈◡ ヽ(`Д´)ノ ┻━┻ !!!!!!!!!!!!!!/


/好好好别激动宝贝儿,你穿了就原谅你x别忘了必须要让村摄拍到你哦/


/是…………………………/


/祝好运:)/


Cesc开心地将手机扔进包里,去了球场。

【马德里时间22:30/伦敦时间21:30】


巴萨和切尔西分别在诺坎普和斯坦福桥赢了球,以小组第一名的身份出线。


身处伦敦的Cesc赛后看到了巴萨官网上发布的Gerard的照片,自然是笑得停不下来。


身处巴塞罗那的Geri也因那身衣服,被队友们从赛前嘲笑到了赛后。


But still, it was a lovely night, wasn't it?